爱十香

这是一个暴躁的人~这又是一个矛盾的人~可惜不是女孩子吖

Cade in un incubo(落魇)Chapter 3

  Chapter 3 Falsch,treffen,um DA Shospiz. 「错在相逢,只求善终」
  
  第二天早晨,籽岷早早地起身。敲响了任务部门的大门。
  
  “扣扣扣。”
  
  “吱呀——”门被不耐地推开了。
  
  “谁啊?!一大清早扰人清梦……”任务部门的部长揉着朦胧的眼睛,语气中带着怒火。当他看见了站在自己门前的人是谁后,惊讶地倒退了几步。眼神完全蜕变,变成了恐惧,惊悚以及后悔之色。
  
  “首……首领大人。请您扰了我的过失……我……我还有孩子,还有老婆……”那个人顿时吓得连平时的姿态都不再管了,连忙跪倒在地,连连道歉。却是连基本的语言组织能力都丧失了。
  
  籽岷苦笑了一声。
  
  他踏了进去,那个人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眼中带着明显的劫后余生的庆幸。
  
  “把给F的任务给我。”
  
  籽岷兀然开口使他一惊。
  
  “F……F冕下吗?”他连忙三步并作一步地冲到书桌旁,开始手忙脚乱地翻找起来。
  
  “找……找到了。”终于在过了半晌后,那个人拿着一份资料,递给了籽岷。
  
  “首领大人请过目。”
  
  籽岷拿过,淡淡地扫了一眼。
  
  “这个任务,”籽岷垂眸,“我接了。”
  
  什么?这可是A级任务,他怎么会……
  
  那人垂眸沉思。
  
  “那好的。”
  
  籽岷抿唇一笑,转身离去了。
  
  那人望着电脑上跳动的数据,“啪嗒”摁下按键。屏幕上的数据瞬间切换了。
  
  “唔呵呵呵呵……迪泰缇弗初代,籽岷,真是奇怪的人。”
  
  在屏幕的反射光下,那人的眼神愈发恐怖了。
  
  “对逖造成威胁的人啊,果然不能留呢……唔呵呵呵呵……”
  
  那人便是。
  
  TALKER。
  
  ——————
  
  籽岷的眼下挂着淡淡地黑眼圈。
  
  昨夜他改了一夜的文件,改完后吃了两粒安眠药才堪堪睡了半小时。醒来后又匆匆赶来任务部门来接替原本属于炎黄的任务。
  
  炎黄……
  
  从心脏种植下的根,此时此刻又开始发作。细细密密的疼痛传遍了全身经脉骨骸,使他瞬间一个站不稳,倒在了地上。额头上滴落密密麻麻的冷汗,嘴唇瞬间煞白,颤抖着。脸色青白,濒临死灰。
  
  “唔……”他又忍不住低低地痛呼出声,身体在厚重的地毯上蜷缩成团,指甲深深地嵌入了手掌,留下了月牙形的血印。
  
  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眼角沁出生理性的泪水。但被他生生地憋了回去了。
  
  “真是狼狈呢。迪泰缇弗初代首领。”
  
  宛如惊雷般在耳边响起。
  
  籽岷慌乱抬起头,但这样大幅度的动作使他有忍不住地低吟出声。
  
  是……老师。
  
  老师……
  
  [不能哭啊。籽岷。]
  
  与记忆中的,判若两人。
  
  我……
  
  籽岷张了张口,却发现没办法发出一丝声音。
  
  他想要解释啊!可喉头却像是被人扼住了般,发不出一丝丝声音。他又能如何呢?能发出声音又能如何呢?他的解释,在他们眼里比地上的淤泥还要廉价。
  
  格瑞德只是皱了皱眉头,面无表情地往前走去。黑色的皮鞋从籽岷的手上狠狠地碾过——“唔……”籽岷痛得开始大口喘气,眼前一片斑斑驳驳的黑暗。
  
  老师……
  
  格瑞德看着地上的籽岷,冷哼了一声,离去了。
  
  迪泰缇弗初代首领,他的弟子之三,也是他最痛恨,最后悔,最厌恶的弟子。
  
  早知如此,当时就该放任他死在那里!
  
  而不是因为自己所谓的狗屁使命而来保护和提拔教育他。
  
  格瑞德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泛着寒光的镜片反光遮住了眸底的一片幽深。
  
  ——黑暗里世界最危险神秘杀手,绝非浪得虚名。
  
  ——————
  
  籽岷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只得温和又无奈地笑了笑,艰难地起身,一步一踉跄跌跌撞撞地离开了那个地方。
  
  他没注意到,黑暗的角落迅速离开的人。
  
  籽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用完好的右手掂了掂软弱无力的左手,刺骨的疼痛顿时传遍了全身的痛觉神经。
  
  看来……最轻也骨折了呢。
  
  籽岷笑了笑,又习惯性地挂上了微笑的面具。
  
  如此算来,短期时间是无法恢复了呢。
  
  籽岷又抽了一支烟,泡了一杯咖啡。
  
  「“老师,为什么你的咖啡要加这么多糖精啊?”籽岷端端正正地坐着,练习功课。无意间看到,歪头问道。
  
  格瑞德笑了笑,道:“傻孩子。这么多天也没观察到吗?我喜欢吃甜的食物。”他指了指一旁的咖啡粉。“来,试着给我泡一杯咖啡。”
  
  同时在心里又给籽岷多记了一项训练课程:
  
  练习自主观察能力。
  
  第一次泡咖啡而手忙脚乱的籽岷突然感觉自己的后背一凉。
  
  多天之后,又多了一项:
  
  练习厨艺。」
  
  籽岷无意间挂上了真实的微笑,深深沉浸在了回忆中。
  
  咖啡……我已经能泡的很好了呢。连第一大师都无法挑出毛病来。
  
  你们……能不能回来?
  
  我忘了……我已经不是“我”了。
  
  在朦胧的烟雾中,籽岷捂上了自己的脸,泪水顺着手指间的细缝滑落,大片大片的水渍在衣襟上绽放。
  
  这是我……欠你们的。
  
  所有的罪……我一个人来扛。
  
  ——————
  
  现世
  
  意大利
  
  西西里
  
  籽岷孤身一人走在狭隘只留一人半宽的小巷子内。这样的地方,通常能办许多事情。
  
  本次任务刺杀对象是黑手党高层的一个政客,本次刺杀任务非常艰难。所以他才只身前来来啊……
  
  “小子,站住。”突然响起的声音。籽岷抬头一看,竟是一帮黑手党——从衣领上的徽章与脖颈上的纹身便可看出。
  
  “把你身上的钱财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穿得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领头人的眼神落在了籽岷的脸上,完全看清楚了在黑暗下无法窥视到的容貌。眼中惊艳一闪而过,然后眼一眯,色情道:
  
  “啧,仔细一看皮囊还是挺不错的嘛。让弟兄们玩玩再走。”话一毕,便开始急不可耐地扯起了自己的裤子。
  
  籽岷抿抿唇,往后退去。
  
  然后低头,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浑身释放出恐怖而摄人心魄的气势。
  
  他们以为——他还是原来的他吗?
  
  从黑暗里世界里出来的人,没有一个能保持着原来的模样。长期在黑暗中浸染,他早已习惯了如此的腥风血雨。只有对着朋友或家人,才会温和且包容。
  
  籽岷的准则。
  
  -TBC-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