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香

这是一个暴躁的人~这又是一个矛盾的人~可惜不是女孩子吖

cade in un incubo(落魇)

       Chapter 2Ne pleure pasàcau sedetoi!Parce quec'e star rivé
  
  .「不要因为结束而哭泣,微笑吧!
  
  因为它发生了。」
  
  我的身体……
  
  籽岷只是垂眸,继续提笔批改文件。
  
  自己唯一能做的,也是有面对着无穷无尽的文件,为他们分担而已。
  
  不过,实在是太累了。
  
  籽岷一个人承担了四个人的文件量,外加一些烦文琐事,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是绝不可能会承担地起来的。
  
  籽岷将视线从文件上移开,落在了眼前的鬼牌上面。
  
  鬼牌也是“他”留给籽岷的。上面漂浮着一片荧光。却是虚无缥缈的。
  
  籽岷的神色恍惚了,他透着这层荧光,宛若看到了当年他们侦探社在夏夜星空一起看着远方流光相接乍明灭。一同在如此之下许下了永不分离的愿望。
  
  也是在这样的夏夜,他们成立了一个家族,名为“迪泰缇弗”。『Detective』,意大利语为“侦”。
  
  不知何时,籽岷的嘴角挂上了一抹不同于平常的礼貌性15°宴会微笑,里面带上了三分怀恋,两分温暖,四分坚定,一分包容。
  
  “你很闲吗,迪泰缇弗初代?”
  
  一个身影从窗外显现出来,是科曼。
  
  “并不。”籽岷淡淡回应了一句,他的唇色煞白,似乎实在隐忍什么。
  
  “啧,我过来只是提醒你一句,午餐时间到了。请前往前厅用餐。”
  
  科曼猩红色的眸子里面是毫无保留的冷漠之情。
  
  “是……知道了。谢谢。”
  
  科曼皱了皱眉。总感觉这个男人,与记忆里的不一样。他将它归类于男人实在掩饰着自己的慌乱。
  
  「嗤,伪君子。」
  
  科曼讥讽了一句。
  
  籽岷猛地一怔,望向了科曼。常年在战场与血海中浸泡出来的男人学会了用微笑来掩饰自身,与记忆中的笑不同,是刺骨般的寒冷。
  
  [籽岷,既然文件这么多,那我和其他人一起来帮你吧。]
  
  这样的话语,宛若隔世啊。
  
  呵,也对。
  
  籽岷苦笑了一声。
  
  这样的自己,还在期待什么呢?
  
  ——————
  
  籽岷从从容容朝着那方走了过去,在路上一闪而过的风景是那般熟悉。以至于他的眼中深处有着激动与怀念。
  
  前厅用餐殿里面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吵闹声,这样的场景,与过往某时刻重叠。
  
  “炎黄!我都叫你不要吵了!等他过来!”
  
  “切,他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你以为他像你啊!?母老虎一只!”
  
  “你说什么?!!箭花乱舞!”
  
  “切,灼炎之剑——炎陵第三招式——”
  
  “唉唉唉唉……你们倒是停停啊!冰怒——”
  
  果不其然的时,里面传来了打闹声——家族的维修费,从来都没有断过。
  
  财政赤字啊。
  
  不知为何,籽岷的脑中浮现出了这几个字。
  
  他忽然微微的想哭。
  
  “吱呀——”
  
  他伸手,推开了门。
  
  大家的目光顿时都聚集在了他身上。籽岷走了进去,笑着道:“大家……”好。
  
  “啧,怎么是你。”其中最不会掩饰情绪的五歌直接抒发了自己的不满。
  
  “不知首领大人有何贵干。”橙子照常抱着她的书,淡然地用餐。
  
  其余紫罗兰一众则是用凶恶的眼神凌迟着籽岷,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他们满意地看到了籽岷嘴角的微笑一僵。
  
  忽然,他们的眼神一亮,是那般炽热,对着籽岷的方向——注视着他的身后。
  
  “安逖大人!”炎黄首先反应过来,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扶住了安逖。
  
  “小逖!”五歌高兴地叫道。
  
  粉鱼则是脸颊一红,端端正正地坐在了她的座位上。
  
  籽岷忍不住将实现放在了她身上——这是一个多么端庄优雅的女孩啊。一头棕发闪烁着光点,一双星眸,大方的姿态。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雍容华贵。
  
  原来,我早已被替代了。
  
  被摒弃了。
  
  明明她的眼神……让他想起了创世女神般的包容。确实只让他感受到了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了。
  
  籽岷抿着唇,感受着嘴里传来的刺痛感和浮现上来的铁锈味才让他勉强强行把内心深处的痛苦压了下去。
  
  “呵,你以为他们在等你?你配吗?垃圾。”
  
  科曼从门口走了进来。
  
  他想要走到自己的位置上面,但是在中途却收到了阻拦。
  
  “哗啦——”FOOL把一杯冰凉的寒水泼在了籽岷的身上,使他猝不及防地一愣。
  
  “呵呵呵……抱歉,手滑了。”
  
  FOOL嘴里发出了一连串意味不明的怪笑,然后是毫无诚意的解释。
  
  籽岷也不对此做予反应,只是想要去拿桌上的卫生纸。却见卫生纸一飞,然后他的手背上传来了一阵刺痛,被冰刃划破了。
  
  “呀啦呀啦,真是的。这个卫生纸不知道为什么掉下去了呢。”
  
  粉鱼鼓起了包子嘴,道。
  
  “……那我回去处理好了。”籽岷沉默一阵,笑了笑道。
  
  “籽岷,等等……”安逖慌忙站起来想要阻拦。
  
  “安逖大人,您没必要理会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炎黄无所谓地道了一句,同时充分表露出了对安逖的关心。
  
  “嘻嘻嘻嘻……就是啊。一个背叛者而已。”JOKER也是这么道了一句。
  
  “是……是吗……”安逖皱眉。
  
  “逖,用餐吧。”TALKER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安逖背后,将她扶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同时,这个动作也让某些人咬碎了一口银牙。
  
  安逖却是很心不在焉,她望向了籽岷离开的地方,眼里划过一丝幽暗,一丝得逞,一丝得意。
  
  甚至想发出狂笑。
  
  下一秒却恢复如初。
  
  『籽……岷。』
  
  在心底默念了这个名字,眼里浮现出担忧。
  
  这个眼神被在场的人精捕捉到了,心底更是增进了对【籽岷】的厌恶。
  
  果然……迪泰缇弗首领,只能是安逖。
  
  这个初代,不能留!
  
  无论是时不时浮现出的怀念,还是小逖/安逖大人/逖对他展现出的异常……
  
  通通都展现着危险。
  
  ——————
  
  籽岷几乎是逃着离开了前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大口喘着粗气。
  
  “噗——”一口鲜血,混杂着肉渣,喷洒在了桌面上。
  
  “咳咳咳……”籽岷仰头,吞了几颗抑制病情的药片。
  
  他抿了一口摆在桌上的咖啡,那曾是他父亲最喜欢喝的。
  
  他记得,父亲对他说:
  
  “咖啡的作用……很大。”
  
  现在,他懂了。
  
  那抹苦涩正好压过了眼睛的酸涩之感。
  
  那……那心脏呢?
  
  籽岷不知所措地捂着心。
  
  他颤抖着手,伸向了摆在桌上的一盒香烟。那东西,他以前绝不会碰的。
  
  “咳咳咳……”第一次吸烟,他被升腾的烟雾呛的够呛。想起说起吸烟时他们严肃的脸,籽岷突然又想哭了。
  
  他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吸烟简直实在自寻死路。但这种自找灭亡的行径,却让他感受到了一件事。
  
  他的手再一次捂上了心脏的位置。
  
  心……不疼了呢。
  
  亦或者是,被它所掩盖了。
  
  他想了良久,然后温和地笑了。
  
  看来以后,要学着多吸烟了。
  
  -TBC-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