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香

这是一个暴躁的人~这又是一个矛盾的人~可惜不是女孩子吖

「裘佣 甜」hey——隔壁家的大老粗

  『裘佣甜』
  
  To:死侍×蜘蛛
  
  PS:内含all佣元素
  
  *刚来没几天的小奈布求包/养
  
  ——————
  
  今天的大家不对劲。
  
  今天的奈布不对劲。
  
  这是奈布/其他监/管者或求生者观察一天得下的结论。
  
  虽说奈布是从战场上下来的雇/佣兵……但是……
  
  能不能不要用动物园看猴子的眼神盯着他啊Orz
  
  奈布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颈,这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吗?怎么大家或路过或特意都会盯着他的脖子看?奈布想着,两只手更是大力地揉/搓了起来。
  
  “前辈。”
  
  幸/运儿施施然走过来,暗藏在两枚镜片下的双眼神色晦涩不明,特别是看到奈布白/皙的脖子被他自己搓的红了一大片,却还是没能掩盖住上面暧昧的痕迹——
  
  金棕色的眼中更是极具黯色。
  
  “啊。”
  
  奈布随口应了一声。
  
  只是把他当做后辈而已……
  
  虽然心中已卷起滔天巨浪,但幸/运儿面上还是一副和善可欺的样子:
  
  “前辈,本次游戏也有你。”
  
  哦?奈布也顾不得自己的脖子了。对于他来说,刺/激远比脖子要重要。
  
  接过幸/运儿递过来的名单,奈布把那双黑曜石般的眼凑在上面瞧。心中也涌/出一丝不自然。
  
  求生者有他,幸/运儿,艾米丽,伍兹。
  
  虽说阵型还可以接受,但奈布还是想要撕掉。
  
  啊……无休止的参加游戏。
  
  他也会累的好吗……
  
  奈布再怎么支撑也如同抽/出地基的高塔瞬间坍塌,困……
  
  昨天跟着裘克去了一次监/管者的宿舍,然后被里面的别墅式皇家级待遇闪到眼睛了。
  
  突然想跳槽怎么办呢。
  
  幸/运儿笑着接住了奈布瘫/软/下去的身/体,把他扶到了宿舍中去。
  
  ——————
  
  乌鸦不断盘旋在空中,漆黑的夜空无一丝光亮。草丛随风而动,之中穿梭着不知名的东西。
  
  湖边的潮鸣声隐约回荡在耳边,除此之外,唯一能听见的也只有自己发喘息声与微弱的心跳声。
  
  本次的场景是湖景村。
  
  不知为何,奈布对这个荒无人烟的小村子有着亲切感。他想,或许是之前在漫长的佣兵生涯中有过交集的地方吧。
  
  百聊无赖地穿梭于各个在他人看来皆为路障的障碍,奈布寻找着本次的监/管者。
  
  终于在山岩后面,闪出了一丝红光。一丝张扬的红发露了出来。
  
  ——哦,是谁呀。这是奈布的第一印象。
  
  ——唉,那个谁为什么不来抓我。这是奈布的第二印象。
  
  ——啊,那个谁一脸狰狞向我撞过来了。这是奈布的第三印象。
  
  于是奈布看着裘克举着火箭向他冲了过来,顿时调整方向,让裘克扑了个空。
  
  等奈布看清楚了裘克的样子,顿时眼角抽/了抽,这货是谁?有怪蜀黍啊,救命。
  
  这堪比兄贵的身材,化得跟香蕉船没什么区别的脸,一把红布拖把搭在后脑勺上面,一个红番茄在鼻子上面。
  
  最重要的是——腿为什么变短了??!!身高也跟着缩水了!!??
  
  奈布感觉在短短几分钟里,自己的三观遭受了无数的洗击。
  
  以至于他用诡异的眼神看了裘克半天,然后撒腿狂奔。到后面才想起来自己是溜屠/夫的却把屠/夫溜没了。
  
  裘克:wtf??!!我幼小的心灵(可爱的奈布)!
  
  ——————
  
  奈布经过天人交战后,还是来溜这个奇葩屠/夫了。
  
  被/逼到死角时,奈布用了钢铁护腕。霎那间,奈布与裘克的脸相交错过去——然后卡到了板子后面。
  
  与奈布有了近距离接/触的裘克也没有心情去追了。
  
  『他要把这块颜料抠下来珍藏起来!』
  
  想着这样的裘克又莫名其妙地(痴/汉)笑了。被奈布溜了全场的郁闷心情顿时一扫而空。好心情的后果就是——瞬间逮到了幸/运儿。
  
  “裘克!?你™干什么?”
  
  看到幸/运儿在地上挣扎时裘克心情大好。通俗点说就是打/压了情敌的快/感。
  
  如此好心情的他却忽略了幸/运儿眼中闪过的一丝狡黠和得逞的流光。
  
  在不远处察看的奈布沉默了一会。
  
  哦……这是裘克。
  
  裘克
  
  裘克
  
  裘克!?!?
  
  这五大三粗身材魁梧可以参加相扑的中年大叔是那个与杰克差不多身材容貌俊秀的裘克?!
  
  把裘克羸弱的身材和这个肌肉男比了比。
  
  “……”奈布。
  
  这边在胡思乱想,那边幸/运儿已经即将被送飞机票了,当然是单程不往返的地狱游。
  
  奈布毫不犹豫地要去救人。
  
  在路上不小心碰到了裘克,他抿着唇,一言不发,转身便开始逃跑。
  
  裘克:小小的眼睛里大大的恐/慌jpg.
  
  奈布这是怎么了?
  
  奈布翻下一个个板子阻挡裘克的去路,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幸/运儿解绑,任由荆棘划破自己的手心。
  
  “前辈!”幸/运儿低呼出声。他连忙把奈布的手掌摊开,白/皙的手掌间划破了几道口子,还止不住汩/汩地向外淌血。
  
  “你小子让开。”裘克毫不犹豫地一个冲撞上去,并且对再次瘫在地上的幸/运儿抛了一个蔑视的眼神。
  
  小样,跟我斗。
  
  ——————
  
  奈布神色有些呆滞地看着裘克把自己的衣服撕了下来,领着他到湖边冲洗伤口。再把自己的衣服片子小心地折叠起来,帮奈布处理起了伤口。
  
  这倒是很像他帮我泡咖啡的场景呢。
  
  奈布想道。
  
  想着这样,奈布不禁拥/抱看一下裘克。触感绵/软,不像是有肌肉的人。
  
  在奈布疑惑的眼神中,裘克咳了几声,把衣服一脱,里面的两个枕头和一簇一簇的雪白棉花掉了出来。
  
  奈布:“……”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是厂长丢的两个质地极好的枕头和质量极高的棉花吧?厂长为此发了不小的脾气。
  
  “咳……这是我……借的。”嗯,是借的,只不过一借不复还了而已。
  
  ——————
  
  因为游戏中有奈布(撒娇卖萌)的存在,裘克难得一无所获。当他哼着小曲走回宿舍时,被杰克嘲讽了。
  
  “哼哼~我可是得到了小奈布的香吻一枚和贴身衣物哦~”因为心情好,裘克难得与杰克(情敌)分享了事迹。
  
  “……”杰克不发一言,却亮出了自己锋利的指刃。
  
  决战吧!裘克。
  
  另一边
  
  回到求生者宿舍正在照镜子的奈布:“咦?嘴巴上白白的东西是什么?”
  
  —END—
  
       
  
         emm……说甜其实写成了逗逼风。本大/爷问心无愧!
  
           @死侍×蜘蛛
  
  

评论(2)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