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香

这是一个暴躁的人~这又是一个矛盾的人~可惜不是女孩子吖

Cade in un incubo(落魇)

  Chapter 1 You lose it,you never come back.「失去了,就再也别想回来了」
  
  呐,你说,这世间有没有永恒?
  
  曾经的誓言,如凋零花瓣一般,无法握住。倘若一试,便是永别——一片一片飞散,指间流沙。
  
  『我无法守护,你们脸上曾挂着的如天空中艳阳的微笑。你们,能不能……』原谅我?
  
  鲜血,染红了每一片土地。
  
  那场战争,促使他的伙伴接连死去。
  
  它给了他两个选择,一是重新开始,二是所有人都死亡。
  
  一个……重头开始的机会。
  
  当一切改变,是否能将局势扭转?
  
  少年啊……
  
  你真是天真得可笑。
  
  当你不再能包容并掌控那柄斩却一切荆棘的剑刃
  
  那柄除却一切危难的法杖
  
  那把划破一切雾霾的弓弩
  
  那本照耀一切黑暗的图书
  
  你是否还会从容不迫?依旧保持着风度与你那温柔假面?
  
  记住吧。
  
  你只是一个,被人所厌弃的弃子。
  
  别出来徒招人恶心了。
  
  -----------
  
  一位棕发青年批改着眼前堆积如山的文件,面对如此之多,但依旧还是有耐心地一遍又一遍地审阅,确认过后再落笔。
  
  他的嘴角噙着一抹温暖的微笑,弧度中透露着主人无比发温柔与宽容。棕发棕眸,眼里仿佛有着包容一切的温暖。一根黄色发带束在青年额头上方,如同在警戒着什么。
  
  “嘭——”门被粗暴地踹开,来人并没有什么耐心和对青年的敬意。青年抬眸,见来人是谁,嘴角再一次勾起一抹微笑,眸子里完全没有对来人刚才行为的谴责与不满,只有深深的包容与温柔。
  
  “哐当——”一叠文件被甩在了办公桌上,其用力之大竟将一旁的水杯也撞了下去。让青年的身体一颤,嘴角的微笑有那么一瞬间一滞。下一刻低头掩饰自身的慌乱神色,再抬头便是恢复如常,眸中深处却是浓重的悲戚与受伤。
  
  “谢谢……炎……F。”籽岷微笑着对着炎黄说道。如果面前这个男人有意去细听的话,里面暗含着一丝期待希望。
  
  但炎黄不愿意去细听,换句话来说,他打心里根本不屑于多分给籽岷一个眼神。
  
  换来的,只是一句深深地嘲讽:
  
  “少恶心了,迪泰缇弗首领。”
  
  炎黄眯起眼,眼神里含着浓浓的不屑与暴躁,还带着厌恶。他讨厌这个男人,无需理由,也不需理由。只是单纯的厌恶,仅此而已。
  
  炎黄望着籽岷嘴角边噙着的淡淡微笑,更是不屑。放在身侧的拳头握紧,多少次了,他都想撕碎他脸上的假面。
  
  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
  
  “嗖——”一阵风在耳边响起,籽岷不躲不闪,只是包容地看着炎黄。
  
  “啪……”清脆的掌声在阔大的书房中响起,籽岷的头歪在一旁,脸上带着明显的掌痕。迅速地红肿了起来,耳边一阵耳鸣,淡淡的腥甜味在咽喉间。
  
  ——流血了。他自是知道。在这么多年接触黑暗下来,如果他连这点都不知道,那么,他早就不可能活到今日了。
  
  炎黄冷漠地看着籽岷,看到他嘴边的血渍时,心中莫名有爽快之感。
  
  “啧,真是懦弱啊。背叛者。”他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去,同时忽略心中最深处的那抹疑惑。
  
  籽岷叹了一口气,还是起身将门带上了。
  
  “啧,就是他啊。”
  
  “那个残暴不仁,自私自利的‘大侦探’啊。”
  
  路过的人对着他指指点点,眼神中藏有厌恶和浓重的害怕之情。
  
  “嘘——你没看见他往我们这里看过来了吗?!你还想活吗?”
  
  “啧,背叛者还有脸出现。真是人无脸则至贱啊。”
  
  “就是。这种人,千刀万剐也不足以为过!”
  
  窸窸窣窣的声音,使籽岷根本无法忽视。他扯了扯嘴角,意料之中,摆出了那副微笑。
  
  几乎是逃着离开了现场。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咳咳咳——”牵扯出来了一连串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呲啦呲啦”他连忙抽了两张纸,忍着从肺部传上来的剧烈疼痛。在洁白的纸巾上,见到了两抹猩红。
  
  身体在恶化啊。仅仅一周而已……为何?
  
  ——————
  
  时间倒退回一周前。
  
  医务室里,首席医生罗曼匆匆忙忙地进进出出。恐一不小心,小命便不保。毕竟,在家族中,那群上层——待在首领“大侦探”身边的人,手段在一天天愈发残忍。
  
  说起首领,罗曼便会忍不住一颤。
  
  背叛者,让家族死伤惨重。上层们的家人——无一生还。
  
  但,他仍旧还没有被摒弃。仍旧是他们的首领。
  
  罗曼忍不住将视线放在了躺在手术台上的首领,细弱到几乎微不可闻的呼吸,全身裹着绷带,那根染血的黄色发带被解了下了,放在了一旁。即使努力清洗过了,也无法忽视上面所传来的长时间浸染血液中的味道。
  
  恶心!
  
  他下意识地下了判定。那个好脾气的医生,居然从心里厌恶上来这个人。带着浓浓的惧怕与颤栗。
  
  离他远点!内心在疯狂地叫嚣着。
  
  所以,他只是草草地包扎了一下深可见骨的伤口,便提着医疗箱走了。
  
  “去死!”罗曼温儒尔雅的面孔扭曲了。
  
  在罗曼离去不久后,躺在手术台上的人的手指细细地颤了颤,喉咙中发出来痛苦的喘息。他挣扎着醒了过来。
  
  睁开眼,打量着这里。
  
  『我这是……回来了?还是,又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
  
  不管如何,他捂着疼痛欲裂的额头,又回忆起了陷入黑暗前的一幕——
  
  “你真的要去做与改变?”
  
  “是的。尊敬的大人。”
  
  “即使,被所有人厌恶,被冠上你自己最痛恨的头衔,也如此?”
  
  “……是。”
  
  “那好吧。”
  
  真是倔强的孩子啊。
  
  他叹了口气。为了同伴而放弃一切,是否值得?
  
  想起窥探那孩子记忆时,脑中欢乐美好的记忆,竟是让他也不禁沉醉其中。这对上位者来说,是十分致命的。他对他懂了杀意。
  
  但却,又把他送到了那里。
  
  ——————
  
  炎黄,粉鱼,五歌,橙子,夏猫,闻闻,四新,浅浅……
  
  “我……回来了?”籽岷不可置信地颤抖着身体,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他需要确定。所以他翻身下床,却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躯,重重地摔在了床下。
  
  “呃……”伤口被撕裂牵动,斑斑血迹沁透了绷带。
  
  他怎么会忘记呢?他可是背叛者啊。
  
  被所有人厌恶的……背叛者啊。
  
  籽岷沉默了,在地上蜷缩起了身躯。如同一切骄傲自由被打散的野兽一般,小声呜咽了起来。
  
  滚烫的泪水落出眼眶,灼伤了旁边的皮肤。很痛。只能让他清醒。
  
  无人来搭理他,无人进来查看。每一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来进行对他的排斥。
  
  停止了毫无作用的谗言与沙哑的悲鸣,籽岷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很闷,也很沉重。他们当时是否……也是这样的心情呢?
  
  籽岷抱膝,却牵动了脚上的崴伤与骨折疼痛。他无视着,双眼空洞,依旧看着天花板。
  
  呵呵。真是可悲。
  
  “扣扣——”一阵敲门声打断了籽岷毫无作用的发呆。
  
  一个男人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首领大人,这是F冕下让我为您带来的简讯。”
  
  籽岷点点头,又挂上了那副微笑。
  
  夏猫皱皱眉,真是……
  
  他抿了抿唇,就这么走了出去。
  
  籽岷打开了简讯通知录,断断几个字,让籽岷瞳孔猛缩。
  
  【被小小家族所算计而受重伤的你,怎配当首领?赶紧下位,交给安逖大人吧。】
  
  对不起。
  
  籽岷紧握住手,鲜血从咽喉中涌出。
  
  对不起。
  
  你能怪谁呢?
  
  你真是个懦夫。籽岷
  
  你只能怪自己。
  
  ——————
  
  籽岷望着镜子倒影出来的伤痕累累的躯体,都是常年火拼留下的痕迹。最近的一道,距离心脏只有0.5厘米。
  
  为了保护同伴,他也是拼了命了。
  
  对着镜子,无声地说了一句:
  
  “你活该。”
  
  -TBC-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