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香

这是一个暴躁的人~这又是一个矛盾的人~可惜不是女孩子吖

翔岷 莫失莫忘

  【冷cp真得劲】这里是栾·琰奕~我爱冷cp,冷cp使我快乐「滑稽」
  ——————————
  莫失莫忘
  *2
  最近班里发生了两大轰动全校的新闻:新转来了两个帅哥,两大帅哥都是学霸;其中一大帅哥似乎跟校草过不去。
  “大家好,我叫籽岷。”籽岷是一个戴着黄色发带棕发棕眸的小男生,长得眉清目秀,但是却阳光向上。
  “这是我的简介表。”
  大伙看去,顿时便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天哪,这还是人吗?
  “原来籽岷不仅是个学霸,还是个全项全能王呢。”一个金发少女捂嘴轻笑。
  一旁的粉发猫耳少女却被另一个帅哥给吸引住了眼光。
  他暖棕色发,暖棕色双眸。微微杂乱的发,热血清澈的眼神。他与籽岷站在一起,就是那样的相配。
  “恭贺班里的学霸又多增了一名!”一旁的橙发少女拍手笑道。
  “橙子你别说话,你就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学霸好吗?”金发少女鼓鼓嘴,说。
  “他旁边的少年体能与pvp好像很强呢。”粉发少女终于开口了。
  “但他是个热血笨蛋啊!”橙子笑着说。
  “谁是热血笨蛋!大家好,我叫炎黄。”炎黄终于开口了,萌萌的男神音,融化了一帮萌妹子(腐女)的心。
  今天,班里的气氛格外的祥和呢。
  坐在角落的forever那晶莹透彻的蓝眸却一直盯着籽岷,一头金发,更显得他高贵几分。
  炎黄注意到了,不悦的皱眉。
  ——那种看猎物的眼神……
  forever,班里的学霸,也是情报员。什么情报都可以看他这里买到,当然,他也不是好惹的。他因为贩卖情报太黑心,被周围的人“亲切”的称为:“飞翔使”。
  这样的人,如果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猎物,便是不死不休,永不放弃。
  籽岷……他……
  ——————
  “我叫籽岷,你叫什么?” forever抬头 一看,籽岷正笑语盈盈的向他伸出手。
  “forever。”forever一愣,伸出手。
  “你不怕我吗?”班里的人可是都很畏惧他呢,他只能坐在角落里。因此,他的性格愈发孤僻、冰冷,一般的人都不敢与他亲近。
  “为什么要怕你?”籽岷说道。
  『那么,便不要放开我的手了。』
  forever在心中默默说道。
  同时,握住了籽岷白皙纤细的柔荑。
  (嗯,我每天要更三大cp所以我这个就更少一点,600字,炎岷我是更800字的,也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3
  “籽岷!” forever拿着一个香草冰淇淋,朝着籽岷的方向跑过来。
  籽岷一愣,目光从书上移开。
  自上次他和forever做了朋友之后,他就跟一个牛皮糖似的一直整天黏着他不放。
  弄的籽岷是相当无奈,但也拿他毫无办法。
  “谢谢啊, forever。”香草冰淇淋,顺滑,清香,是夏日解暑的最好佳品。籽岷也抵制不了它的诱惑,接过便欢快的吃了起来。
  forever只是在一旁面带浅笑的看着,眼里带着宠溺。
和煦暖阳,白云悠悠,面带浅笑,微风轻拂。
  ——这是forever一生中最美的记忆。
  ————
  “forever那小子真的对籽岷存在这样的心思?”炎黄惰懒地倚墙而站,低垂着头,头发遮住了眼睛,看不清情绪。
  “是的,且已经确定了。”炎黄低垂着眸,目光直视跪在地下神情恭敬的下属。
  “他自己找死,可不能怪别人了……”炎黄喃喃道。
  “吩咐下去,给他那家人添一点‘小小’的麻烦。”炎黄嘴角挂着邪笑,说。
  而此刻,正和籽岷享着美好时光的forever,却对此一无所知。
  ————
  语文课上
  炎黄百聊无赖,余光却一直盯着低头认真做笔记的籽岷。
  他真的不明白学霸的心理啊~
  收回目光时,却和刚好抬起头的籽岷撞了个正着。
  籽岷几乎是慌乱的躲过了他的眼神,双目直盯桌面。
  他谨记着父亲的话:
  “籽岷,你要记住。
  千万不要和炎氏家族有着过多的来往。
  想想你母亲……
  咳……我……我也快不行了。
  切记!孩子……”
  然后,挽着他饱经风霜的的手,无力的垂下。
  他伏在破旧、摇摇欲坠的木板床上,低声啜泣。
  在雨天里,亲手将父亲埋下。
  没有葬礼,也没有送殡队伍,只有一滴浑浊的泪水顺着鼻尖滑下,滴落在泥土里,湮灭于无——
  籽岷忆及以前的伤心事,忍不住红了眼眶。
  一旁的炎黄看了若有所思。
(没错,炎黄是反派,后面的剧情你们绝对想不到,噗呲)

  *4
  籽岷和forever之间一直有一股暧昧的气氛,两人好像都默认了一般,只是没人戳破而已。
  只是近日籽岷发现,forever好像在躲他。他不明所以,只是不明觉厉。所以他顺着forever的心思,不去跟他有太多的接触。
  事情的变故发生在那个夏夜。
  夏夜星辰,繁花似锦。鲜花的芬芳飘散在空气中,萦绕人的鼻翼。
  籽岷和forever的家人被一起捆绑,几个人站在崖边。但面上的表情却截然不同,籽岷释然,而其他人脸上都带着惊恐。
  ——命运的天平已经悄然开放,等待着你的抉择,一方生还,一方毁灭。
  forever没法决定,一方是他挚爱之人,一方是他的亲人。
  最后,他放弃了心中的挣扎,选择了亲人。
  “……”籽岷低头不语,如果凑近看的话,能看见他微红的眼眶和满眼的泪水。
  “籽岷……我……”forever急忙解释,可却发现自己哑口无言。
  “forever,飞翔使,你走吧。”
  是天上的云际吗?稍纵即逝,永远也握不住;像手里的流沙,无法阻止它的流逝。
  “看见了吗?这叫做爱?呵。”炎黄拍着手,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从阴暗的地方悠悠忽忽地踱步而出。
  “你也与他是等辈之人。”籽岷冰冷地说。
  回忆
  “愿意和我赌一场吗?”
  “那你有胆子和我赌一场吗?”
  “呵,籽岷,你是在挑衅我吗?”
  “是又如何?”
  “那好啊,遵守你的诺言吧。”
  ……
  即使是这样,也不后悔吗?
  ……
  “forever,我恨你。”
  ……明明知道如此,还是要选择他们啊。
  为什么要与五歌联合呢?
  为什么还要将痛苦建立在我支离破碎的灵魂上?
  ……
  “籽岷,我……”forever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眼前神情捉摸不透的籽岷。
  “forever,还记得烟火吗?”
  籽岷神色极淡的,语气带着一丝疏离。
  “那时候我就在想,要用我毕生的精力,来保护你。”
  “籽岷,你……”forever一怔,转而不可置信地看着籽岷。
  小……小时候!?
  forever只感觉头痛欲裂,他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嘴里发出如濒死的野兽般的哀鸣。 
  “其实呢,我从未恨过你。”
  ……
  “只是我赌输了,而已。”
  ……
  “离开你,似乎已经是命中注定。”
  ……
  “这是我们永远无法摆脱的困境。”
  ……
  “只希望你,forever,不要再记得我的存在。”
  ……
  籽岷消失了,但学院里的其他人好像都没有记住他的存在。依旧如往常一般生活,没有什么不对劲。
  炎黄回到了他的家乡。
  五歌、粉鱼、橙子都纷纷转学,昔日的好朋友都已经各奔东西。
  “籽岷啊,你回来吧……”
  “我们都很想你……”
  ……
  许多年后
  已经不再是青涩少年的forever又回到了这所学院。
  正是暖春时节,蒲公英,满天飞舞。
  ——蒲公英——无法停留的爱。
  自籽岷离开后,forever就再也没有在梦中见到过他。他用自己的七情六欲,换得了进入别人梦中的权利。
  ——但是只有在别人的梦里,他才有机会遇见籽岷。
  但又怎么样,他也只是想再见他一面。
  忽然,forever感到背后有一阵骚动。
  回头一看,他的眼眶湿润了。
  籽岷踏着蒲公英,笑意盈盈的向他一步一步走来。黄色的发带在空中飞舞着,是他最熟悉的音律。
  “籽岷,你终于原谅我了吗?”
  ……
  “籽岷,我爱你。”
  这是他的本罪,也是他一生都甘之若饴的毒。
  ——END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