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香

这是一个暴躁的人~这又是一个矛盾的人~可惜不是女孩子吖

Scotopic(暗视)

    「暗视」

  

  写文来了 坚持自me 不要看文不留名 不要白嫖

  

  本文构思惊奇,码字龟速。

  

  有占有欲

  

  私设颇多 自雷自出

  

  垃圾文笔 看的不顺心

  

  Chapter 1.

  

  尼泊尔廓尔咯的边缘有一个小村落。

  

  傍山依水的环境是上天的恩赐,村民感谢上帝赐予他们如此的环境。

  

  骁勇善战,身材健壮是廓尔咯男儿的特点。白天男人外出打猎,女人顾家。日落而息,这样的生活倒是闲适自在。

  

  奈布·萨贝达出生在这个小小的村庄。不幸的是,在他六岁那年不慎落水,落下病根后体魄便瘦弱起来。

  

  不只是天公不作美还是人心本如此,他遭人嘲笑。

  

  早上六点,太阳照开了人们第一天的作息。

  

  奈布小心翼翼地摘取着长在山上的野果,长在层层叠叠的刺上面的果子,倒是色味俱全。这大概是上帝对勤奋的人们的馈赠吧,至少在奈布眼里这是他唯一的出入——对于他羸弱的体质来说,他能帮家里人做的是也只有摘摘野果。

  

  「至少,摘点果子垫饥吧!」他抹了抹额头渗出的细汗。正值七月,毒辣的太阳打在他的皮肤上。

  

  因为自小得病的问题,他不善于运动。无论是砍柴,还是爬悬崖等。

  

  然而他依旧仰慕着村里的一名少年:肖特。

  

  他身体健朗,小小年纪就跟着村里的大人上山打猎了。为人仗义,喜好打抱不公。有的时候会帮村里的其他人耕地,是铁匠的儿子。

  

  也难怪不得。自小跟着父亲干活的孩子,有几个瘦弱的?

  

  那天萨贝达第一次尝试着帮家里人挑水,当他踏着细碎的石子路摇摇晃晃地走回来时,最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经常欺负他的那伙人出现了。

  

  他们带着滑稽而怜悯的表情看着他,奈布默不作声,想要从他们身边绕过去,但他不想招惹别人,不代表别人不想招惹他。

  

  “嘿,小子。”为首的男生推了奈布一把,奈布踉踉跄跄的,勉强稳住了身形。他注意着水桶里的水,尽量让它的起伏不要太大。

  

  “什么事情?”奈布握了握拳,然而却松开了。

  

  他无能为力。在这个世界,拳头硬才是王道。

  

  他没有反击的能力,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哈哈哈,你看看你!”一名调皮的男孩已经开始模仿起奈布稳住身形的样子,滑稽而又不可理喻。

  

  “喂!和你说话呢!你聋了?”他们似乎不满于现状,这种欺负人得不到回应的感觉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憋屈,让他们有一种跳梁小丑的感觉。

  

  他用力地推了一把萨贝达,奈布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在地。木桶里的水全部溅了出来,打湿了奈布身上的衣物。

  

  「糟糕了,全撒了。」奈布暗暗道了一声不好。

  

  他沉默着,用蜷缩着的手的指尖碰了碰渗入黑色泥土的水,这样似惋惜的举动却逗得他们哈哈大笑。

  

  “喂!你们干什么呢!”清亮的声音蓦然响起。

  

  “遭了!是肖特!”人群中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而“啧”了一声不屑地离开。

  

  “真是的!他们也就会耍这么点幼稚心思!”来人似是抱怨道。然后伸出了那只长满了茧子的手。

  

  奈布有些发愣,怔怔地看着来人。

  

  “嘿,不要像个娘们一样磨磨叽叽!”他一把拉起萨贝达,而后者重心不稳地跌了几步。

  

  “你是……肖特?”奈布有些迟疑地问道。

  

  “当然了!”肖特朗爽地笑着,伸出手揉了揉奈布的脑袋。

  

  小孩子的发质倒是柔软,摸起来让他爱不释手。直到奈布咳嗽了几声,他才回过神来,懊恼道:

  

  “抱歉。一时间忘了分寸。”不懂礼节的大男孩苦恼地挠了挠头。他蹲下身来,平视萨贝达的眼睛。

  

  “你……因什么而懦弱?”犀利的发问,像一根针似的直戳人心窝。

  

  “我……我不是懦弱……”奈布嗫嚅了几下,在对方似乎能剖析一切的眼神下投了降。

  

  “我身体不好。”奈布坦白道。

  

  “身体不好?就是你做懦夫的理由?”对方挑了挑眉,和善的神色也逐渐犀利起来。

  

  “记住。廓尔咯男儿血气方刚,不畏艰辛。”他拍了拍奈布的两个肩膀。

  

  “这两个肩膀,以后将要扛起一切。”

  

  萨贝达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一时像是气球被戳破,有什么哗哗流出。心里的疤痕,有一天被人揭开。

  


       尝试着发一下?说好的校园pa会有的~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