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香

这是一个暴躁的人~这又是一个矛盾的人~可惜不是女孩子吖

Cade in un incubo(落魇)Chapter 9.

  (づ ●─● )づ嘿~

        Chapter9

  

   to frazo, "ljubim te", pokopan v preteklosti.

  

  那句「我爱你」,埋葬在往昔时光。

  

  -斯洛文尼亚语

  

  *本章无脑liú剧情出现!专[业术词废YanWKai,请不要纠结!!!说好的万字更会在周末奉上,中秋节……只怕肉汁香浓。

  

  「他曾喜欢过满天繁星,

  

  他也曾喜欢过繁huā似锦;

  

  最后这些在人生中被视为无物的东西,

  

  随着他最后liú下的眼泪一起埋葬。」

  

  ——Cade in un incubo——

  

  ……她是谁?

  

  眯着眼望着装潢huá丽的天huā板,晶莹的吊坠灯垂下。

  

  这个问题终是无解,徒留一地冷清。

  

  棕sè的眼睛望向窗外,外面的天气似乎很好。漆黑的天空中点缀着几颗星,倒是有些云卷云舒的hán义。

  

  只是,为什么会凭空感到悲伤呢?

  

  籽岷眨了眨眼,似是有些疑惑。

  

  ——又似乎是对信[仰由人者的自己的一种自我掩饰。

  

  人,总是会忽略掉自己所犯[下的错误。亦或者是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找一个理由,来安抚自己所谓受创的良心。

  

  「这,或许就是真的懦弱吧。」

  

  干涩的眼里已经liú不出什么眼泪。他不认为眼泪说是什么弱者都象征。

  

  毕竟,眼泪会让人坚强什么全部都是假话嘛。

  

  这样想着,思绪又放空了。

  

  「会好起来的。」

  

  他就这么安慰着自己。

  

  ——Cade in un incubo——

  

  清晨。

  

  籽岷又一次踏入了这个令他痛苦的地方。他深xī了一口气,顶着五歌少[女讥讽的眼神,坐在了他的位置上。

  

  桌面上摆着的是最近家族的一些烦文琐事。籽岷稍稍地阅览了一会儿,便抬起头问五歌道:

  

  “五……C。”稍稍迟疑了一会儿,他问,“……最近家族难道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吗?”

  

  “没有。”五歌道。她打量了籽岷一会,发现他没有任何其他的奇怪思绪。

  

  「这就奇怪了。」籽岷用手托住下巴,作沉思状。

  

  他一直在观察着最近家族的动向,发现家族成员最近的状态不对。以往他们在闲暇之余偶尔还会说说笑笑,尤其是上层人员和衍者➊。但最近他们的气氛都十分得严肃,几曰下来基[地里的空气都像凝固了一般。

  

  倒是十分僵着。

  

  每个人都像是有心事一般,况且医[疗部门那里的伤员这几曰明显增加,根本没有瞒着谁的趋势——除了不告诉他以外。

  

  这只能说明家族发生了什么,而周围人都不想让他知道。这种状况会发生,有两种状况。

  

  一是他们不像让他擦手或者cāo心。二是……他们根本没有重视过他的存在,只是或多或少得在敷衍他。

  

  一想到第二种,籽岷沉默了片刻。心照不宣,都知道答[案的。

  

  这样想着,籽岷还是应付了这大批公文。

  

  中午时分,籽岷前去询问家族成员了。

  

  ……但是这样的情形怎么询问?

  

  籽岷苦笑着望着眼前瑟瑟发[抖,想要把自己缩小到沙发角落的下层小职员,只得耐心地一步一步疏导他放下戒心。至少不要像现在一样连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

  

  这种事情并不能cāo之过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身为地地道道的东方人的籽岷自然知道。

  

  说了太多的话而口干,他端起茶来抿了一口。

  

  “先生。我……”那个小职员抬起眼来,悄悄地看了一眼籽岷。随即收回眼,弱弱地道。

  

  “……知道什么。”他一咬牙说出来了。他的眼里有着油然的恐惧和坚定的决心。

  

  “几曰前艾格里斯家族与F冕下发生了冲[突,引起了很大的争论。奇怪的是一向沉稳艾格里斯突然挑[起了祸端,抢占了马格里斯街道,还打伤了L殿下……”

  

  “啪咔——”清脆的瓷器碎裂声。小职员明显吓了一跳,抬起带着泪雾的眼望向籽岷。他明显地看见了籽岷手中的象牙瓷杯有了一道细密的裂缝,从裂缝里汩[汩liú[出的液[体沾湿[了籽岷的衣襟。

  

  “没事,继续。”籽岷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手帕,擦了擦。

  

  “接下来艾格里斯家族向我方宣战,大放厥词说「在一星期内打败我方家族」……”小职员微微抽噎地道。

  

  “如果是其他家族也就算了,但是是艾格里斯啊……艾格里斯的xí惯就是不做任何没有绝对把握的事情,这次敢如此招惹我方,肯定是有充足的准备的。F冕下为此焦头烂额地忙前顾后,这样不吃不喝已经好几天了。他把自己反[锁到房间里,一直没有出来过——”小职员道。他突然拉紧籽岷的袖口道:

  

  “BOSS,qiúqiú你。哪怕是让,F冕下喝口水也行啊,他这样下去身[体肯定会垮掉的!”

  

  籽岷抿了抿唇,他有自己重要的事情,不该去管这些的。

  

  但是炎黄是他的伙伴啊,有什么比伙伴的安危重要?他必须得去。

  

  籽岷握紧了自己掌心的手帕,却不见手帕上的丝丝斑点。

  

  ——Cade in un incubo——

  

  是阵阵摆钟声惊醒了炎黄。

  

  定睛一看,睡前正在阅览的调[查文件被打翻的墨水沾湿。「……可è。」他这么想着,揉了揉额头传来的胀痛感。

  

  抬眼一看,正好显示的午夜十二点。

  

  「还早。」稍稍扭[动了一下僵硬的身躯,炎黄拿起了钢笔。聚精会神地批阅起了关于艾格里斯的文件。

  

  艾格里斯。提起这个名词炎黄就头疼不已。

  

  沉寂了许久的家族撕[破了表面的和谐,把一切矛头指向了他们。谈和失败,那被送回来被肢解的shī体令他头疼。

  

  开什么玩笑!艾格里斯不是以冷静为家族核心的么,这次怎么就如此冲动?

  

  如果是反其道而行之,那么就得万分小心。但是空手套白狼又不是艾格斯的作风。

  

  说到艾格斯,想想他的丰功伟绩,炎黄并不想多提。艾格斯完美地彰示了什么叫做稳扎稳打。

  

  “叩叩”敲门声传来。

  

  想必又是那些只会说闲言碎语的人吧。

  

  炎黄想。

  

  ——TBC——

  

  “不不不……不会的。”少[女噙着泪水摆手连连后退,望着眼前的废墟与渗透出来的鲜xuè,世界突然以逆时zhēn颠倒旋转。

  

  ➊:其中炎黄为“F”,五歌为“C”,橙子为“L”,粉鱼为“D”。统称为“衍者”,为守护在首领身旁所用。

  

  这两章其实是更新(ノ‥)ノ……真正的两百fo福利是在周末。小剧场其实可以称作是推演,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推演一下。不过没兴趣的就只有等后面io给你们解释了~

  

  最后,每人挨个一个钵钵基。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