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香

这是一个暴躁的人~这又是一个矛盾的人~可惜不是女孩子吖

Cade in un incubo(落魇)Chapter 8.

  Chapter 8

  前排提醒:all向!自雷自出!lof和贴吧非同步更新!但me觉得也快了!

  ……

         -jag var vid liv. .「我也曾活过啊。」

  

  -瑞典语

  

  『星空总是拥有着非比寻常的魔力。

  

  就像那个少年。

  

  如同宇宙中的引力一般,

  

  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人,

  

  围着他打转。

  

  就算他不优秀,

  

  就算他有或多或少的缺点,

  

  但他们,

  

  从未离开。』

  

  ——导读

  

  ——Cade in un incubo——

  

  夜晚,籽岷仰着头,呆滞地望着天空。

  

  他不知道他那样弥补再小心翼翼地挽救是对是错,但唯一能清晰并明确地得知一点的,就是:

  

  他现在毫无退路。

  

  只能顺着这条路前走。

  

  或许就是这样?

  

  自嘲般地笑了笑。

  

  闭上双眼,揉了揉太阳穴。放松下一天紧绷的神经,精疲力竭地进入休眠。

  

  ----

  

  梦境中的一切都在上下沉浮。如果说着是一盘棋局,那籽岷便是局中人。

  

  自从在世界重新复苏,籽岷便没有做过一次好梦。即便是平和,也从未有过。

  

  那种东西,早就离他十分遥远了。

  

  只是他看见了什么?

  

  黎明拂晓,白鸽掠过。那个少女乘风而来,白净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栗色长发,别着一个做工精致的繁花吊坠。她的身上着着一身蓝色校服,镀金边。黑白格纹短裙,以及及膝白袜与黑色皮鞋。她晶蓝色眼底的温柔细腻能把人融化,那双眼里带着籽岷熟悉的波光流转。似乎是光晕打在了她的身上,使籽岷竟一时移不开眼。

  

  白皙的手抚上籽岷的脸,少女轻笑出声。手下温热的触感提醒着她,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那个冷冰冰的人偶。

  

  “你……是谁?”籽岷看着少女娇俏如花的脸庞,用老套俗气的话语来讲,真的是……

  

  陌生,而又熟悉。

  

  “一个引路人罢了。”少女垂下眼,半晌,道。

  

  引路人?一个多么熟悉的话语。

  

  『「假如明天是晴天,我们去游乐园玩吧。」

  

  「好的。」

  

  可惜这个城市没有晴天。

  

  「假如明天是晴天,我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好的。」

  

  可惜这个城市没有晴天。

  

  「假如明天是晴天,我们去白沙湾旁走走。」

  

  「好的。」

  

  可惜这个城市没有晴天。

  

  「呜……好疼。快走,快走!」

  

  「……」

  

  能去哪里呢?』

  

  回忆蓦然被打断。眼前的一切似乎和流转而过的时光有什么重叠。少女又弯了弯眼笑了笑。

  

  “……你受伤了?”籽岷注意到了少女的不对劲。明显的脸色苍白,他却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不,并没有。”少女摇了摇头。她拉起籽岷的手,放在心口。火热的温度,那颗心一刻不停有力地跳动着。

  

  也许,这就是生的迹象吧。

  

  少女目光缱绻,在心底突有喟叹。

  

  「终于,我又触摸到你了。」

  

  忽有樱花落下,点缀在少女顺滑的发上。少女伸手,将它取下。

  

  她的指尖在柔细的花瓣上摩挲了几下,抿唇一笑,又将这朵刚坠落下来没多久的樱花别在了自己的耳际。三千发丝自然垂下,倒是如梦如幻。

  

  她转了个圈,长发随风飘舞。精致的五官上带着笑意,道:

  

  “如何,好看吗?”

  

  籽岷有点呆愣。他忽然发觉,少女与她栗色发不相符的是,她五官精致中带着华夏风,倒是像华夏人。她有着华夏人特有的五官柔和——

  

  如此,为何又不绾发呢?

  

  少女见他不答,也是依旧带着那抹抹不去的笑意,看似苦恼地歪了歪头,食指在唇边转了转,作思考状。忽然又像想到了什么的双眸一亮,道:

  

  “这样吧,我给你一样东西。”

  

  她伸手,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盒子。

  

  盒子花纹精致,外边镀了一层金边。倒有低调奢华之意。盒子很小,不足巴掌大。

  

  籽岷接过,道:

  

  “多谢。”

  

  他显得有些推拒,毕竟他也不是那种受无功之财的人。本想拒绝的他但看着少女期盼的神色还是忍不住顺着她的意思收下了。

  

  很奇怪。明明才是初识,却又显得如此熟稔。

  

  他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个做工精致,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的吊坠。

  

  紫檀木作底,雕刻仔细。丝绒的曲沟,下坠一个银色的铃铛,作须的是琉璃。很是漂亮。

  

  但是,籽岷认得它。这是很久以前他在陂陀拍卖场所见的「偌以」①。它被以三亿欧元的高价拍卖走,籽岷虽然对这件商品抱有执念,但碍于家族还是放弃了。

  

  “这是……”籽岷轻轻念道。

  

  少女笑道:

  

  “怎样?欢喜吗?”

  

  她抱住了籽岷,轻轻呢喃道:

  

  “你放心……不是……只有你一人……”

  

  籽岷忽然有些困倦,这些天的疲倦一股劲袭上来让他忍不住要合上双眼。感受着怀中的触感,忽然有悲哀蔓延。

  

  ——Cade in un incubo——

  

  安逖坐在午后的庭园中,微眯着眼,思考着这些天的所作所为。简单来说,她在复盘。

  

  想到了籽岷,她啧了啧。

  

  当她宿主道路的人,一并会不所留地祛除得干干净净。毕竟……“她”是“安逖”嘛。

  

  这样想着,她弯了弯食指,指尖触碰到了骨瓷茶壶的提梁,端起,轻轻抿了一口。触及的一瞬皱起眉。

  

  啧,她讨厌樱花。

  

  无论是触感还是味道。

  

  果然啊,他的一切都让她厌恶。

  

  “逖大人。”

  

  侍从走到安逖面前,递给了她一块手帕。安逖接过,随意擦了一下,仰起头,道:

  

  “说。”

  

  “艾格里斯家族最近有对我方家族有所动荡,不知……”

  

  有意犹未尽的感觉。但安逖知道,他要说什么。

  

  「啧,果然,在他面对这一切之前,先给他一些惊喜吧。」

  

  家族之战,一触即发。但在这之前,她倒是要先来点绊子。毕竟他可是天命之人啊。

  

  你知道的吧。

  

  ……籽岷。

  

  ——TBC——

  

  ①:诺以,诺以,偌言逝以。

  

  “我不知道日后道路陡峭与否,”少女道,“但有此相伴,足矣。”

  

  果然me还是患有懒癌,凑合凑合看吧。明日接着更,还有九章。哭泣。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