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香

这是一个暴躁的人~这又是一个矛盾的人~可惜不是女孩子吖

Cade in un incubo(落魇)Chapter 7

  Chapter 7 -πόνος...Γιατίείμαιακόμαζωντανός;「好│痛苦……为什么我还活着?」

  

  最痛苦的事情总是会悄然来到身后。毫无预警,却让你痛彻心扉。

  

  ——籽岷

  

  ——Cade in un inc——

  

  清晨柔和的光束总是会透过窗照射在籽岷脸上。但他本人似乎并不喜欢这种被完全曝光的感觉。

  

  在重头开始的起始,他就变得十分敏│感。

  

  这差不多就是权高者的通病吧。

  

  籽岷从来都是起早起身批改公文,处理掉大大小小的事物。这一切都与做白工无异,在他人眼中的形象丝毫没有动│摇。

  

  今天同样如此。不同的是,身边多了一个神色温柔的金发青年。

  

  籽岷的视线落在握住钢笔的指尖,上面因为长时间工作而稍稍有些变形。这能证明什么,只是一个困兽毫无用处的悲鸣罢了。

  

  清了清嗓,道:

  

  “弗莱尔,麻烦给我一杯咖啡,谢谢。”

  

  Forever一怔,起身为籽岷沏好一杯茶,递给了他。

  

  籽岷抬手,在口│中蔓延的茶的清香让他笑了笑,道:

  

  “我不是说要咖啡的吗?”

  

  Forever的手指了指茶道:

  

  “长期喝咖啡对身│体不好。”

  

  就算如此,也是执著着。身处高位的王者只能用如此方式来麻│痹自己的内心。

  

  籽岷的眼中有暖流划过,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开始,他就没有收到过这样真挚的关心。

  

  “Grazie.”

  

  一句道谢。

  

  哪怕是公式化的一句关心,也能让他一展笑颜。

  

  真的,廉价。

  

  两人忽然不语,认真地处理起了手中的事物,颇有些熟│视│无│睹之感。

  

  徒留一地冷清。

  

  ——Cade in un inc——

  

  『神说,你有罪。』

  

  未曾记得。

  

  既然如此,那又如何呢?

  

  灰色的房间中,低压的气氛。

  

  依稀记得在很久以前的欢声笑语,如今物无改,人已变。

  

  那个本拥有温暖笑容的青年啊,神色却染上悲戚。

  

  捏着纸张的指尖颤│抖,仅仅只是一张报告而已。

  

  明明已经被踢逐下│台,依旧是眷恋着台上的真│实感。已经有人替代了自己的位置,却还是在他面前宣示主│权。被当做跳梁小丑般得嘲弄。

  

  有│意思吗?

  

  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只是遵循着本心而已。

  

  紧│咬着唇,捂着右眼。那里传来了灼烧般的疼痛,无解。更为可笑至极的是,他居然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

  

  ——没有什么比这更可讥讽的了。

  

  紧紧攥着的手松开,留下了几个月牙状的掐痕。青年用着一张疼痛到五官扭曲的脸,扯出了一抹笑容。

  

  面具戴久了,如果硬生生扯下来的话,只会鲜血淋漓。如同现状。即使如此,也要保持着他完美的形象。

  

  被纵向时间轴所改变的事物,从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颤│抖的手挥落了原本在办公桌上的文件与杂七杂八的零碎物,他从来没有想象过的疼痛侵袭了全身上下。

  

  ——你怕什么?

  

  ——明明已经经历过了啊……

  

  ——为何还要惺惺作态?

  

  捂上心口却作不知所措,只能掐着肉预示着什么?

  

  挥退了所有人,展现出自己所不屑的脆弱状。

  

  被自己所否定的软弱,却同病毒一般侵蚀着已经开始腐蚀的身│体。

  

  一切都如此漫长。展望着无边际的未来。

  

  ……如果就此离开,墓碑面对着此处,会不会有继续发生的事情?

  

  Let it be.

  

  逆光的青年,独自承受一切。

  

  Let it be.

  

  只知道用干涩的嘴颂拓这一切。

  

  「你没办法脱离,这已经侵入你的血液。」

  

  没有给他希望,却为他制│造│假象。

  

  「你还是这样呢。」睁开眼却毫无所觉。

  

  一片模糊中有着一抹亮色。

  

  ——是谁?

  

  「如果撑不下去就不要硬撑了啊……虽然……我也是这样……」温柔却带丝丝无奈。

  

  ——到底是谁?

  

  模糊的触觉中有一丝冰凉被置于额头。

  

  艰难地扫视,只捕捉了一缕亮蓝。

  

  ——是谁?

  

  这个问题终是无解。

  

  ——Cade in un inc——

  

  再度睁开眼,右眼已是一片漆黑。

  

  「看不见了啊……」明明这个问题他要比谁都要清晰,大脑的神│经却像是被冻结,无法思考。

  

  能接受的,不是吗?

  

  可是……为何眼中略有酸涩?

  

  “呵呵……”他听见了自己的苦笑。这个秘密被他隐藏在角落,隐藏在最深处的伤口。而今却要被自己亲手挖出,连带着已经表面愈合的伤口一起,牵扯血肉,鲜血淋漓。

  

  「会结束的,不是吗。」

  

  他听见了自己的一声自欺欺人,不知是在欺│骗彷徨的大脑,还是在修复心口的创伤。

  

  即使是什么也救不了他了。

  

  就算是右眼看不见了,也得一直隐瞒下去。办好自己的事情,接而更改被敲定的命运。

  

  ——逆光的青年,暗自决愿。

  

  Forever总是不许他喝咖啡,会在私底下将咖啡偷偷换掉,或者是将咖啡豆偷偷倒掉。

  

  籽岷曾在角落中翻到过一罐一罐质量上好的茶叶,这让他有些哑然,又有些失笑。

  

  或许也只是自欺欺人者的自我安慰。

  

  或许他不是单独一人?

  

  只是假象而已。

  

  在意的也只有手中冰冷的公文罢了。

  

  ——内心,已经开始麻木了。

  

  从十年│前开始,就学会隐藏情绪,做好最完美无可挑剔的Boss的孩子啊。

  

  只能用笑容来分隔自己与同伴的距离,亲眼看着距离愈发疏远却不能有所挽回。

  

  「你活该。」

  

  明知道的,毫无抗拒。

  

  ——TBC——

  

  “我并不希望他被时间轴所影响。明明是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啊。如同阳光一般吸引着我们。”亮蓝色发的青年笑着抿了一口茶。“希望他哪天回头,能看到我们。能明白,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PS:因为原来的名字会有所出戏,原著中的一部分名字将会用英文代替,请多见谅。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