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香

这是一个暴躁的人~这又是一个矛盾的人~可惜不是女孩子吖

Cade in un incubo(落魇) Chapter 5

  Chapter 5 私は幸せなピエロで、顔には永遠の微笑しかありません。「我是一个快乐的小丑,脸上只有永恒的微笑。」

  

  “嘻嘻嘻……这是一个看不透的人哦。”Joker答到。

  

  “有的时候他感觉就像是透着我们在看另一个人哦。”说到这里Joker的眉还是忍不住皱了皱。

  

  啊……真讨厌啊。

  

  嘻嘻嘻……自己最讨厌当别人的替身了。

  

  “唔……也不能这么说。”Talker习惯性地拉了拉帽檐。

  

  “从他的眼神中,明显地带着怀念伤感,还带着一丝郑重。不像是在吊唁谁。”

  

  啧……真是麻烦的人啊。

  

  要是还是在紫罗兰就好了。

  

  如此麻烦的人,杀掉便可。哪来给自己徒添这么多烦恼?

  

  此时此刻对于籽岷的厌恶再一次涌上心头,两人的眼神中明显地带上了嫌恶之色。

  

  呐……不过呢。关于他,需要重视了呢。

  

  ——————

  

  “扣扣扣”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籽岷的思绪。他的视线从岑岑冒着白雾的咖啡上移开。

  

  “请进。”

  

  “吱呀——”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神色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金发青年。手夹抱着一叠文件,小心翼翼地踏步,对籽岷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

  

  青年眼中透着的恐惧之色,并不影响籽岷品茶的心情。他依旧是保持着端茶的姿势,一口一口抿着这杯茶。

  

  青年敏锐地发现了籽岷白皙的手已经被滚烫的茶烫得通红,瞳孔猛地一缩。

  

  怎么会这样?负责首领饮食方面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烫发茶就冒冒然送上来了?

  

  青年皱眉。

  

  看来家族又要换洗一次人手了。

  

  青年终于出声道:

  

  “首领……好。”

  

  “好。”

  

  籽岷难得真心地笑了,看着眼前的金发青年,眼中不由得显出怀恋。

  

  他呀,一直陪伴着他。

  

  无论是在他决定创建家族的时候,还是在他决定实验“莫斯卡”的时候。

  

  一直默默地支持着他,没有任何的怨言。

  

  他的关心方式与他人不同,不喜欢用语言空空的口头来进行。毕竟两人身份不同,况且两人都不喜如此拘谨,于情于理。

  

  他喜欢默默地在各种小细节上面作出相应关心,或者说,在他被他允许后,开始尝试着写纸条,后来开始说上一两句了。

  

  无论怎么说,这样的转变都是好的。

  

  ——对二人来说。

  

  青年抬起眼偷瞄了一眼迪泰缇弗的首领籽岷,与他记忆里凶残、放诞不羁、任性的形象不同,或者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眼前的青年棕发虽已打理得一丝不苟,但仍有一丝俏皮的发不听话地翘了起来。为两人之间增加了一丝距离,少了一丝疏离。

  

  啧……不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Forever一惊,连忙摇头,仿佛能把把脑中的思想全部埋葬。

  

  『Forever你在想什么?果然是离这个首领离得近了,脑袋也跟着不正常了。』

  

  “怎么了?”籽岷看着如此反常的Forever,关心道。

  

  Forever一怔,他这些年跟着衍者¹中的D与C奔波训练,为的是能在首领身边工作,做一个合格的帮衬者。识遍了人情冷暖,也看透了这世间并非只有白,而是黑白相错。做着不谙世事单纯的小鬼终究是如白纸,但白纸……不就是用来染黑的吗?

  

  虽说并不算高手大师级别的,但也算是人精了。能看到被他称呼为“首领”的人本该透露着凶恶的棕眸中所透露的关心与担忧。

  

  怎么会这样?被称为“上帝之脑”的Forever第一次怀疑起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记忆力与观察力。

  

  不对……这一切都不对。

  

  要么是他的问题,要么是自己的问题。肯定有一方出了错。

  

  Forever皱起了眉,他摸了摸自己的鼻骨。在他眼里相当自然的动作放在籽岷眼里又是另一回事了。无比熟悉Forever的他自然是明白这个动作是他在思考中会不自觉做出的。说明……他开始怀疑这一切了。自己是否有希望呢?

  

  想到这里,籽岷的眼中还是忍不住涌出了被他掩饰得极好的希翼与激动之色。

  

  ……

  

  “首领,这边请。”

  

  半晌之后,一直陷入自身设想中的Forever终于回过神来了。心中又是几分懊恼:

  

  该死……自己居然忽视了这位首领!

  

  抬眸却又看见了首领温柔的棕眸中蕴含的神色,Forever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初晨,和煦暖阳冉冉升起,带着清晨的清新露气萦绕鼻尖,让他整个人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心中的紧张与恐惧之色,莫名得消散。在自己没注意时,连紧绷的双肩都已经放松。

  

  他连忙等籽岷落座后,为他起了一杯茶。

  

  籽岷的唇角微微勾起,看着Forever忙碌的样子,不由得有几分愉悦。

  

  呐……这一幕莫名与某时刻重叠……

  

  好像……让时间就暂停在这一刻。

  

  Forever回头,看到了这一幕。心中莫名又升起了丝丝恐惧之情。

  

  对于这位首领,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的厌恶与排斥,但还是有恐惧与疏离之情的。

  

  在这之前,他并没有多见过这位首领。只微微听过他的名声。但一见到他心中莫名其妙升腾的恐惧又是怎么了?

  

  还是离他远一点吧。

  

  Forever在心中暗自下了决定。

  

  籽岷看到Forever眼中增加的疏离之色,又抿了一口茶,清香感冲散了内心的苦涩。

  

  Forever因为避免尴尬而眼神乱飘,莫名看到了垃圾桶中抽得一半一根的香烟。明显是强迫自己抽但又抽不习惯的。

  

  ……但为什么?

  

  Forever走到籽岷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像是多年养成自然而然的习惯。他一落座整个身子就僵硬了,望向了对面的籽岷。

  

  但籽岷只是含笑顷了他一眼,并没有对他如此无礼的动作有任何表率。

  

  这就更奇怪了。

  

  Forever望向了对面的籽岷,看见他白净的脸庞上面挂着两个黑眼圈,神色有些萎靡。也知道对方已经多日未休息了。心中莫名涌上一股心疼的感觉。

  

  “呐,Forever。”

  

  终究还是籽岷先开口打破了这一僵局。

  

  “我……想要出去。”

  

  出去?

  

  Forever一惊。外面可是有许多巡逻的人的。说是为了加强总部防卫措施,其实是为了更好地监视这位首领。

  

  Forever的眼神又开始乱飘,看见了籽岷手中的蓝山苦茶。很苦,但莫名和格瑞德先生与夏猫先生喜苦的口味相同。况且格瑞德先生是最为偏爱茶中蓝山苦茶。首领也喜欢吗?

  

  他看向了籽岷的肩膀,是非常瘦弱了。但谁又能想到,如此瘦弱的肩膀担起了整个迪泰缇弗家族。

  

  籽岷的嘴角抽了抽,看到了明显神飞天外的Forever。自己的嘴角都要僵掉了,能不能给个回应啊Otz

  

  “那……那得要请示格……”

  

  “不用请示他。毕竟……我是首领。”

  

  拜托了……不要像让懦夫一样的我蜷缩在这密不透风的牢笼中苟延残喘……

  

  罢了罢了……也就这样吧。

  

  与你们不要有太多纠葛,就一个人面对着灰白的未来,一个人堕落……

  

  我……自愿。

  

  这样的我……不敢与你们接触过多,只怕再次将不幸传达到你们身上。但有不甘于现状,妄图独自扭曲苦难。

  

  籽岷苦笑一声。

  

  『或许……格瑞德他说得对。自己就是一个懦夫。一个懦弱到不行的人。』

  

  Forever听到这句苦笑,视线抬起。不经意间扫到了籽岷的书桌上面成堆一摞一摞的文件。

  

  咬了咬牙,Forever的内心经过了天人交战后,终于应承了天秤倾向说那方。

  

  “好。”

  

  籽岷笑了。

  

  “那么,出去总不能穿着这身西装吧。你说对吧,弗莱尔²君。”

  

  籽岷顺手脱下来自己的西装外套,Forever一怔,还是学着籽岷的样子把西装脱了下来。

  

  「喜欢喝蓝山苦茶,不喜欢穿西装……」

  

  Forever在自己没注意的时候,已经开始不自觉地记起了籽岷的喜好。

  

  籽岷笑着,牵起了Forever的手。向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真是没想到啊……这样差劲的我,还能得到你们这样的对待。

  

  不料在中途走廊上,便被两人拦下了。

  

  “格瑞德……先生。”籽岷低垂眼眸,在呼出对方称呼时还是忍不住顿了一下,依旧是加上了敬称。

  

  “你的文件批完了没?”格瑞德并没有与他闲聊的心情。他看着籽岷与Forever相牵的手,心中突然有几分不快。

  

  “并……没有。”籽岷原本翘起的嘴角,慢慢地归于平行。

  

  “没有你还出来瞎混?你是认为首领这个职责这么好当的吗?不如早点滚回家去抱着你的娃娃哭去。”

  

  格瑞德字字珠玑,每说一个字便令籽岷神色苍白一分。说完后,整个人已经摇摇欲坠,齿已入唇三分。

  

  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低敛眉头,做出在格瑞德面前礼让三分的样子:

  

  “格瑞德先生,我也是人,也会累。”

  

  格瑞德红眸一眯。

  

  “呵,累?知道累你还来担任这个职位,乳臭未干的小子……呵。”格瑞德讽刺的眼神不断扫视着籽岷,让籽岷感受到了从头到身的寒意……与痛感。

  

  『“你要创建家族?”蓝发红眸的青年放下手中的茶杯,惊讶地看着眼前信誓旦旦一脸希翼的棕发青年。

  

  “嗯!我相信,秉着格物致知,我们必将战无不胜!”籽岷笑着对格瑞德道。

  

  “……我也相信你。”格瑞德笑着看着自己的弟子。“我相信你能胜任这份职责,毕竟你也是我手下的徒弟。”也是他最骄傲的弟子。

  

  格瑞德摸摸心头,这里,反应告诉他最深切。』

  

  记忆中的人与现实重叠,但早已物是人非。人走茶凉,这一切都飞速地改变。

  

  “……格瑞德先生。”籽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无论怎么说,我都必须出去休息一趟。在这样下去,我的身体必将会垮掉。”籽岷对视着格瑞德那双透着讽刺的红眸。“……你们也不想大费周章地找一个人代替我现在批改文件的现状吧?”说完,抿了抿唇。

  

  他太了解现状了。他们并不想在他这个多余的人的身上浪费太多时间,费时费力。

  

  果不其然,他见格瑞德的眉头皱了皱,似乎是有些松动现在的态度。

  

  “我想……现在也应该是吃下午茶的时间了。格瑞德先生你……要不要赏脸来我这里小歇一会?”籽岷笑着对格瑞德说道。“况且,昨日我的样子,也为大家带来不少困扰吧。在次,我道歉。”

  

  籽岷一直保持着礼仪微笑,对格瑞德鞠了一个标准的躬。眼神却飘忽到了一旁巨大的落地窗,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格瑞德才有所行动。

  

  “那么格……”

  

  格瑞德却不给籽岷任何反应的机会,直接匆匆离开。

  

  籽岷苦笑着,呐……格瑞德,你再也没有机会说我幼稚如白纸了吧。

  

  你的弟子……可是把你算计了呢。

  

  “走吧……弗莱尔。”

  

  ——————

  

  恰好,正逢夏日祭。

  

  一路上走走停停的人们的谈笑声清晰无比地传进籽岷的耳里,使他呼出了一口气。在这些日子里,他无时不刻紧绷着神经,只隔着一扇窗感受着这个世界。只有现在才让他与这个世界有了归属感。

  

  一旁的Forever看着这样的场景,也不禁分散了神。

  

  他们两个玩闹了一天,看到了籽岷与众不同的一幕,Forever的心中竟有些松动。

  

  “弗莱尔,烟火快要绽放了呢。我们去那一边上的高台上看吧。”籽岷指了指那一方的高台。

  

  Forever点了点头,跟着籽岷。

  

  籽岷停着夏日知了的叫声,才知已入深夏。一直以来……他都与外面的世界隔绝,连对于自己曾经亲密无间的伙伴,也有着或有或无的疏离。或许,这对他们都好。把自己困在了悲剧的囚笼。

  

  “首领,快放了。”一旁的Forever拉了拉籽岷的衣袖。一天的相处已经使Forever大致了解了籽岷,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畏惧。但做出这样的动作,还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3!”双手相牵。

  

  “2!”心中默念。

  

  “1!”流光明灭。

  

  “哔——啪——”霎那间,天空中绽放出了一朵又一朵的烟火。明亮且绚烂的烟火把作为背景的漆黑夜空染上了一层光亮。

  

  ……世人愿流光乍明灭,祈祷着一切。

  

  Forever歪下头,怃然看见籽岷脸上淌下的泪。被荧光所辉映的两人虚幻,仿佛转瞬即逝,只是黄粱一梦。

  

  籽岷无言,只是脸上的泪不停地淌下。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弗莱尔……你知道吗。”

  

  籽岷突然开口了。却像是无神的呢喃。

  

  “我曾经……也与同伴一同看过烟火。就在桥上。”

  

  “我们曾经许诺过要一直一直地这样下去,但是……大家都不在了。只剩下我一个人。”

  

  “可笑吧?没有多发誓只默默许愿的人竟然活到了最后。而最先发誓的人也最先逝去。一个一个……都没有留下来……”

  

  ——————

  

  他还记得,夏猫学长。那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啊,总是一声不吭地独自去完成任务。总是外表上面冷冰冰的,但谁又能知道喜欢小动物等软萌的事物?

  

  有一天……他消失了。

  

  无影无踪。

  

  谁也不能保证他的生死安危如何,只能默默祈祷着心中那抹微薄的希望。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消逝,也一天天得被消磨。

  

  一天清晨,他照例去打扫夏猫学长的房间,却发现他养的所有的小动物,包括那只在他面前总是撒娇卖萌的小仓鼠,无一例外,都倒在了垫子上。僵硬的躯体是给他留下的最后印象。

  

  也许……他们是跟着主人去了。

  

  ——————

  

  炎黄,灼炎剑帝。却在一次家族A级任务中,为了保护他,永远失去了他最引以为傲的东西——

  

  “哈哈哈……籽岷,没事的!不就是右臂嘛……没关系的!”笨蛋!嘴上说着没关系,能不能把眼中的悲戚与绝望收敛!?

  

  推开门的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炎黄空空如也的右袖。

  

  “炎黄……都怪我……技艺不精。如果不是太过于专注破译古籍,也不会……”

  

  “没事没事!只不过籽岷,我能不能回家啊?过惯了这样的生活,战友会想我的!”炎黄笑了笑,道。

  

  “……好。”他道。

  

  一周后,他得到消息。

  

  『F冕下三天前在日本遇刺身亡。』

  

  得到消息正在批改文件的他一惊,钢笔生生在十厘米厚的文件上戳穿了一个洞。

  

  没想到……炎黄居然去了他们……

  

  创建……家族的地方。

  

  ——————

  

  “……”思及往事,籽岷捂着脸。

  

  “烟花还在……人却不在了。虽然如今……人都在。但是……都不是原来的心态。”

  

  “哈哈哈……弗莱尔。我多么想唤醒他们啊。曾经的我们并肩作战共渡难关,不离不弃的誓言。十多年的情义曾能说忘就忘?留我一个人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带上我!”

  

  “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如果不是我,大家怎么会摒弃自己热爱的东西,跟着我来到陌生的异界?怎么会……一个一个地消逝在我的生活中。

  

  “虽然……大家都变了。但是……我多么想在他们面前说一句……在他们不珍视自己生命的时候说一句……”

  

  “我们……大家还要一起看烟花啊!”

  

  籽岷说完这些,像是完全脱力了一般。靠在栏杆上,曾经发出耀眼光芒的棕眸变得没有焦距,平淡如水。

  

  Forever愣在了原地,他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他……好像明白了。

  

  Forever上前颔首道:

  

  “我弗莱尔,将会以一生的信念与勇气,守护迪泰缇弗家族初代首领——籽岷!生生世世,如有违背,必将堕入深渊!”

  

  籽岷苦笑着,拥着他说:

  

  “谢谢……我们……大家还要……看烟花呢。”

  

  多日的劳累在此刻爆发,籽岷终是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别在籽岷腰间的鬼牌突然亮了亮,上面明显地多了一道痕迹。

  

  —TBC—

  

  “籽岷吗?”米棕色发的青年擦拭着手中的匕首。“这是一个单纯善良为同伴注重着想的孩子。虽然在黑暗世界久待了,但也明白里世界有得有失的道理,不会冒冒失失的,是一个合格的BOSS。”杰笑了笑。“同时……也喜欢把一切过错揽到自己身上,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我希望,法则能对他好一些。”

  

  PS:¹衍者为炎黄“F”

  

  粉鱼“D”

  

  橙子“L”

  

  五歌“C”

  

  ²在话语中Forever描写弗莱尔,一般描写用原名。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