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香

这是一个暴躁的人~这又是一个矛盾的人~可惜不是女孩子吖

Cade in un incubo(落魇)Chapter 4

    Chapter 4 인생 은초보 일뿐이다.. 「人生只若初见」
  
  “老大……这小子……”站在那男人身后的小喽啰咽了咽口水,“似乎没那么简单……”
  
  “噗——”话音未落,便被呼啸而来的拳风打了个正着。整个人带着一阵风沙和泥土,飞了出去。落在了不远处的泥墙,而使其坍塌,倒在了那里,垂着头,生死不明。
  
  “你——”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瞬间变幻。面孔扭曲着,思虑着将籽岷如何。
  
  “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我!”籽岷立即黑了脸。他忽然面上带笑,十五度标准礼仪微笑却使那个男人从头到脚感受到了一阵寒意。
  
  “你……不可能……不可能!”面上带神秘莫测的诡异微笑,一根常年不离身的黄色发带,棕发棕眸……男人喝了酒的大脑因刺激而清醒了。
  
  这……不就是那位迪泰缇弗家族的初代首领吗?!
  
  传言他手段狠厉,将刚上位不久的迪泰缇弗家族周围埋伏的野兽一并连根扫除,使得迪泰缇弗家族立刻于里世界中稳住了脚,也奠定了基础。
  
  他……他……该死!
  
  那个男人的眼神立刻狠厉,却又带着惧色。
  
  大不了……拼死一战!
  
  男人的手中出现了一把沙漠之鹰,他把gun口对准了籽岷,“嘭—”一声gun响后,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望着不远处已经空无一人却又带着斑斑血迹的地面。
  
  「应该……没事了吧。」他带着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感,有隐约带着一丝得意。
  
  哈哈哈哈……原来扬名里世界的迪泰缇弗家族首领居然是这等杂碎!
  
  他在心中扭曲地笑着。
  
  耳边却怃然响起了一阵声音:
  
  “真是的……所以我才说很麻烦呢。”
  
  如同死神对于即将死于他手的猎物的恶趣味的低声呢喃,满意地欣赏临死不远的猎物惊惧地颤抖。带着绝望的呜咽作为背景,然后——一刀捅下。
  
  因为极度恐慌而放大的瞳孔是他留下的最后影像,来不及呼出痛声,便被收割。脸上甚至还残留着扭曲思想所带来的诡异欢愉表情。
  
  籽岷呼出了一口气,甩了甩沾满血迹的匕首。
  
  ……而至完美完成了任务。
  
  即使那人放弃一切尊严低下头颅。
  
  ——————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自己不再有同情心;不再有对这世界所富有的正义感;不再有对死亡的恐惧;不再有对……杀戮的反感。
  
  籽岷迷茫了。也许……真的如同他所说的。
  
  自己……堕落了。
  
  噗……随便了。
  
  反正做什么,在他们看来,都是错的。
  
  不如早早地放手?
  
  不……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不就是为了他们吗?
  
  “呵…噗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籽岷又点燃了烟,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了。
  
  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扶着纯木质的衣柜出神。
  
  「再多撑几天吧……哪怕是……一天……」
  
  ——————
  
  迪泰缇弗家族情报组
  
  “叩叩”一阵礼貌性的敲门声响起。随后门便被推开了。
  
  “TALKER?”情报组组长夏猫推了推脸上的平光眼镜。自从他加入了迪泰缇弗家族后,在高度的劳累和工作下他的眼睛终是超负荷了。
  
  “有什么事么?”夏猫知道TALKER那该死的性格的。除非关乎到他在意的事,他才不会来到情报组。
  
  可以顺带一提的是,能让TALKER在意的事是屈指可数的。虽然他也为TALKER在意的人捏一把汗。
  
  “xiexiexie……我来提供情报。”掩盖在黑斗篷下的人发出的声音绝对是毛骨悚然的。夏猫伸手按了按头上根本不存在的黑线,用平常清冷平淡的声音问道:
  
  “什么情报(报酬)?”
  
  这破性格……切。
  
  “xiexiexie……可以提供关于你们的首领大人的事情~”TALKER说话的时候诡异地飙了一个音符。若是平时必是能将夏猫一阵恶寒。然而现在他发现了更重要的事。
  
  “籽岷?呵,关于他的一切情报,我一律不做。”夏猫冷笑出声,说着残酷却又现实的话语。
  
  “啧~不要这么无情嘛……xiexiexie”TALKER用着他那让人郁闷死的语气来与夏猫对话。突然,即便是隔着一层斗篷都能体会到他身上无比的戏谑意与煞气——
  
  “我保证…你会感兴趣的。”
  
  “哦?”夏猫扶了扶眼镜。带金属色的冷漠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趣味。兴趣?这种东西他已经很久没有了。如同清水一般的生活了无趣味。
  
  “xiexiexie,那位首领今天早上来到了我所操控的人的房间了呢~是任务部门的部长呢。”TALKER笑着,伸出那只常年不见天日而苍白的手,上面缠绕着丝丝黑气。
  
  “啧,都告诉过你不允许你操控家族成员了。”夏猫皱眉,“啧,他来任务部门干什么?”
  
  对于这位首领,他是毫无任何好感的。无论是在创建家族前的学弟身份,亦或是在创建家族后的首领身份。
  
  嘁,他当年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居然会答应加入他的家族?
  
  夏猫感觉有什么被埋藏在心中而不得已被放逐。他的直觉告诉他,是很重要的事情。
  
  不对劲。
  
  虽知不对劲,但对籽岷的厌恶还是将这种感觉压下去了。
  
  “那位首领啊,他接了原本属于F的A级任务。”
  
  即便是再迟钝的人,也能听出这句话中蕴含的不屑与讥讽。
  
  “A级任务……想要洗清自己的形象?真是令人作呕。”
  
  夏猫嘲讽。
  
  籽岷站在门外,面色带着几分悲戚。
  
  没关系的……一切都没关系的。
  
  会好起来的……会的……
  
  他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内,拿出了鬼牌。看着鬼牌反面的空白一片。
  
  我……
  
  籽岷抿了抿唇。
  
  ——————
  
  “完成了?”JOKER诧异地从古籍中抬头。隔着面具的鎏金色眼眸透露出丝丝不可思议。
  
  “居然能完成……有意思……”
  
  似乎和印象中的人的形象不一样呢……那又怎样呢?
  
  “嘻嘻嘻嘻……出来吧。TALKER。”
  
  墙角凝聚了一团黑雾。
  
  “JOKER,你说籽岷他对逖的威胁有多少?”
  
  TALKER拉了拉斗篷帽檐,道。
  
  -TBC-

评论(5)

热度(28)